富二代抖音短视频app污
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!

诡异动静不是从非人类口中发出的,而是,从腹部发散出来的,难到,这厮会腹语?

“他这是要吓唬咱们吗?”二千金盯着那边,不屑冷笑。

她本就是阴灵,对方班门弄斧的来这么一出,真是可笑。

我刚升起这个念头,就笑不出来了。

高空的墨绿黑雾翻动起来,然后,漫天遍野的白纸钱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,就像是下起来一场纸钱雨。

一股股的阴风不知从何处吹来,将纸钱吹的狂飞乱扬,配合上不停接近的阴灵,感觉非常恐怖。

刹那之间,阴森诡异的感觉笼罩周边,让人感觉呼吸不畅。

我心底都发毛了!

这和道行高低无关,单纯是心理上的感觉,人有五感六识,谁都避免不了。

但我不慌,实力在身,心底是明白的,别说只是一个阴灵,就是绿墨城搞出阴灵大军来,我也能自保。

话虽如此,却并不代表我愿意和非人类的脏东西接触,浑身发毛的感觉并不好受。

闲适恬淡文艺少女

“小度,不对啊,那家伙好像没有阴气释放出来,以他低微的等级,哪能在我面前隐匿阴气?”

二千金鬼眼幽深的注视着逐渐接近的阴灵邪物,忽蹙紧了眉头,说出这番话来。

我就是一愣,集中注意力到距离这边四十米左右的阴灵身上。

这是个面色极度苍白的男人,一双眼漆黑如墨,皮包骨的脸庞上青筋迸现,鸡爪般的手不停的胡乱划动着,似乎,在努力的做着什么动作。

脚跟着地行走,姿态极端诡异,身上穿着件脏兮兮的破风衣,身周不停掉落的白纸钱,渲染了阴灵的恐怖氛围。

只说画面,这就是典型的厉鬼出行场景,非常吓人。

但我的感应落到此物身上,空空如也不着力的,真就没在阴灵身上感应到一丝一毫的阴气。

这家伙看样子等级就不高,不应该瞒过我和二千金的感知啊!

我惊讶的和二千金对视一眼,我俩一同仰头看看高空墨绿雾气中若隐若现的浅绿巨眸,又低下头来。

“感情,这是个阴灵立体影像?”

我气的几乎暴走,好嘛,上空的浅绿巨眸是单纯的影像,突然出现的阴灵邪物也是没有虚拟的立体影像,这是在逗我俩玩儿吗?

无名火直窜天灵盖,别让我揪出背后搞鬼的家伙,不然,定要让他好看!

“走,过去瞧瞧这东西。”

我挥挥手,持着阿鼻墨剑,迎向往这边行走的阴灵。

二千金摇着头跟在后头,上空落下的白纸钱,在我俩身周一尺的距离就被弹飞出去,那是无形气罩在起作用,不让外物随便接近。

我和那歪歪斜斜走来的阴灵越来越近,近的只有一米距离了。

这家伙如同瘦竹竿一般,却比我还要高半个头。

他好像是看不到我,继续着原本的动作。

我停在其身前,等待他走过,只要其从我身体中无阻的穿过去,就能证明是立体影像了,这种感觉不会错的。

阴灵距离我只有半米距离了,就在此时,我的心跳忽然加快。

“躲开!”

身后,忽然传来二千金的大喊声。

我的脑袋根本就没有时间做出反应,但身体肌肉已经自主的给出了躲避动作,咻的一声,向着一侧猛地挪开。

‘刺啦’一声响,一柄漆黑的细剑从阴灵影像心口位置显现出来,宛似毒蛇般的给了我一剑!

即便我反应极快的躲避出去,右臂还是挨了一下,噗!血迸溅出来。

我被气的火冒三丈,反手间,阿鼻墨剑催动剑芒的狂刺出去。

“当当当!”

电光石火中和细长黑剑对了十几下,恍惚中,我看到在阴灵影像之后,有个戴着紫手套的手掌,握着细剑和我格挡。

隐约间,似看到个穿着紫色紧身衣、紫纱罩面的女人。

画面只是一闪,等我想要看清时,细剑已经收了回去。

阴灵心口像是个塌陷的黑洞,一下子就封闭住了,而阿鼻墨剑随后的反击,部落到阴灵身上。

什么触感都没有,这只阴灵继续着诡异的步伐,一步步的向前走。

剑光穿透了他,却毫无作用,真就是一道立体幻影。

我收了阿鼻墨剑,反手点了右臂伤口处,止住血液,随即,吞服一颗下品疗伤丹,法力一运,药力化开,作用到伤口处,那位置向内压紧,即将结痂。

即便对方剑上淬毒了,疗伤丹也会消融干净的,再说,法师到了铸塔境,基本上百毒不侵了。

持着短刀的二千金都没有机会出手。

我俩站在那里,眼睁睁的看着在纸钱雨中越走越远的阴灵,我心头的寒意一阵接着一阵的。

“刺杀的那人只有铸塔境,要是她有观则或通天境,那可真就麻烦了!太突然了,似乎,墓铃之笠的启动都赶不上刺杀的速度快。”

二千金心有余悸的说着。

我遥望着阴灵,看到他走进绿雾屏障之内,这才感到冷汗打透了衣衫。

二千金说的对极了,当时事发突然,比那几次遇到大爆炸还要快,我甚至没有来得及祭出墓铃之笠。

要不是身体反应快的挪移了一下,保不齐已经命丧在黑剑之下了。

“好诡异的手段,明明是虚的,但出手的那一刻却转为实的了,一旦不中,立马转回虚的,让人无法追击,这是怎么做到的?是怎样的术?”

我后怕的嘀咕着。

“应该是结合了空间法则的刺杀手段,阴灵立体影像是定位,当开启空间邪术的时候,就在阴灵心口位置打开个直径半尺左右的洞,洞的那一端,早就有个持剑蓄势的刺客。

她在‘空间洞’打开的一霎,拼尽力,以生平最快速度的向前刺出一剑。

这需要经验和眼力,得是经受过最高端训练的人才能做到。

有心算无心的,一般的法师不会将虚拟的阴灵影像当回事,好奇心驱使下,总会上前查看,这就给了人家可乘之机。”

二千金冷静的分析着。

“心如蛇蝎啊!”

我怒骂不休,抬起胳膊看了看,伤口已经结痂了,不碍事的,脑中却在回闪方才那高速的一剑。

绝对是千淬百炼的出手。

头像

admin | 11821863@qq.com